麻豆视频app入口

明王殿外围满了弟子。

长老们的禁令失去了往日的威严和效果,恐慌的氛围在弟子之中传递。

刚才二长老抱着八长老回来的那一幕,很多人看到了,就算没看到的,地面尚未清理的血迹也能让他们产生足够的联想。

二长老重伤……

八长老生死未卜……

再算上之前“折”在自家的七长老,明王宗的八名顶尖战力,损耗超过三分之一。

对于任何宗门而言,大修士都是绝对的顶梁柱,是宗门面临劫难的底气所在,也是下层弟子的强大信心来源。

今日之事,对明王宗弟子而言,真的犹如一记晴天霹雳。

“谁将二长老和八长老打成那个样子?邪神宗吗?”

“你不知道吗?”

“什么,你知道什么?快点说说。”

“和我相识的一位师兄跟着八长老做事,前段时间聊天时提起过,魔王体出关了,明王宗在寻找他的下落。”

激情色诱百变女生

“王破?”

讨论停止了。

所有人都知道魔王体意味着什么,他们中的大部分人,都曾和那个魔王体呼吸着同一片空气,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曾经的同门已成为高高在上的……强敌。

内有忧患,外有强敌,大伙儿开始担忧起明王宗的未来。

不知谁喊了一声。

“五长老来了!”

弟子们下意识分散开来,让出一条通向明王殿的通道。

老五沉默地向里面走去。

有个弟子大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五长老,王破会杀上明王宗吗?”

老五豁然停下,眼神几经变化,最后变作淡淡的不屑道:“十个王破也休想杀上明王宗,都散了,不要围在这里。”

弟子们没有散去。

之前那名弟子又问道:“长老们打算如何对付王破?”

“这不是你们该知道的事情。”

老五摆摆手,示意弟子们尽快散去,然后步入明王殿之中。

殿中在争吵。

老二愤怒地指责着老四,语气近乎恶毒,后者本来不想反驳,可实在是没忍住,反驳了一句“老八战斗的时候你在哪里?”

于是争吵升级。

两位长老没有任何大修士的体面,互相指着彼此展开了恶毒的口头较量,并且词汇量都挺丰富。

宗主不在,老五从张景口中得知,在确定老八的身体不保后,大哥便立刻去了后山,为老八寻找新的身体,这种事情一刻也不得拖延。

老五心里有些不舒服,老七身体被毁的时候,大哥可不是这样。

争吵还在继续。

老五懒得理会争吵的双方,去床边探查了老八的伤势后,留下一些丹药,转身离开明王殿,去了后山。

后山并非指明王山的后山,而是一个统称,代表着一个连绵的山脉群,就在明王宗建筑群的后面。

群山之中,有一座低矮的山脉,形状酷似墓碑,周边人迹罕至,山上没什么建筑。

老五降落在这座矮山前,空无一人的眼前浮现出水纹般的波动,一个穿着明王宗服饰的老者浮现,腰间挂着一把形状诡异的钥匙。

“五长老。”

老者淡淡地打了声招呼,颇为冷淡。

老五也没在意,眼前这位老者一直待在后山,从事的都是机密事务,经常伺候祖爷等人物,地位不高,资历却是很足。

“我想进大墓。”

老五道,眼神落在老者腰间挂的大钥匙上面。

“没有宗主和后山祖爷们的手谕,谁也不允许进入大墓。”老者并未给老五面子,一副淡漠模样。

老五没有犹豫,道:“二长老和八长老重伤而归,和魔王体有关,事态紧急,我必须进入大墓!”

老者愣了愣,继而道:“宗主呢?”

“宗主在祖爷那里,给老八讨肉身。”老五叹息。

老者没想到这个答案,沉默良久,伸手取下腰间的钥匙,转身对着空气虚划一下,道:“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,逾时不出,就不用出来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老五连忙道谢,看着眼前的空间一阵波动,凭空露出个黑黝黝的洞口,一股股阴冷气息从里面钻出来。

他深吸一口气,迈入其中,先是眼前一黑,继而浮现出碧绿色的幽光。

这是一处独特空间,没有太阳和月亮,只有碧绿色的鬼火四处飘荡,起到着照明的作用,到处都是坟墓,有的立着碑,有的没有。

老五小心翼翼地穿行于墓碑之间,向着大墓深处走去,终于看到一件木制的小屋,一人正孤零零地坐在门口。

“老七!”

老五喊了一声,心头莫名酸楚。

坐在木屋门口的正是老七,正在发呆的他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喊,抬起了头,惊喜道:“五哥。”

老五大步上前,一把将老七抱在怀里,喃喃道:“老七,你受苦了,待在这地方肯定很寂寞吧?”

老七面露苦笑。

寂寞?

在这只有坟墓和鬼火的地方,仿佛整个天地都只剩下自己,听不到人说话,甚至连鸟鸣虫叫的声音都没有,何止是寂寞?

是折磨!

两人分开。

老七压下终于见到活人的喜悦,道:“五哥,你怎么来了?是不是大哥让你来看我的?其他兄弟们都还好吗?”

老五心中一痛,道:“大哥……不是大哥让我来的,是我找了个借口,让守墓人放我进来的,我只有一炷香的时间,说几句话就得走。”

“五哥你说。”

老五直视着老七,语气悲痛而又冷静:“老八出事了,肉身尽毁,只能夺舍重修,二哥也受了重伤,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。”

老七吓了一跳,立刻想到这是郑飞跃搞的鬼,对方明明答应过自己不要兄弟们的性命……等等,老八并没有死。

想到这里,老七沉默了。

老五将老七的反应尽收眼底,叹息道:“我了解你的感受,虽说二哥和老八对不起你,可他们出了事,于情于理都要通知你一声,毕竟我们是兄弟。”

王破苦笑。

不,五哥,你并不了解我的感受!

他问道:“知道是谁动的手吗?”

“王破。”

老七愣了愣,苦笑之意更浓:“魔王体出关了,原来如此……帮我转告大哥一声,让他小心点。”

老五没有多想,点了点头。

至此,一炷香的时间到,老五该走了。

临走前,他对老七信誓旦旦道:“你放心,五哥肯定把你从这鬼地方捞出去,不会太久!”

老七望着他的背景,在心中默念:“谢谢,可我会自己走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