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短视频appf2动态

,精彩免费!

邵怀明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各种筹谋,都没有找到好办法,想要将这小女人带去帝城。

就只是这么一个意外的情况,她却已经决定了。

许星辰看着邵怀明许久不言的冷峻表情,有些不安。

“怎……怎么了?我说的不对吗?”

邵怀明意味不明的笑笑,“没有,没有什么不对。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决定了要去帝城。之前不是还犹豫吗?”

许星辰默了默,其实她心底深处,到底是有些害怕的。

害怕在青城继续待下去,要是那个钱局长还能出来,找他们麻烦呢?

许星辰其实不过就是对那些所谓的权势的害怕和忌惮。

“我想着换个环境也挺好的。”

她没有多说,也怕邵怀明担心。

邵怀明挑了挑眉,黑眸锐利,并没有追着小女人继续问。

千寻michi纯净而迷人

没几天,许星辰还是坚持去上班,邵怀明才放了人。

许星辰跟公司的人打了招呼,去人事销假,回到办公室之后,那娜作为好友兼心腹,对于这段时间公司的变化都告知她。

“你这么长时间不来,之前电视台那个节目,是杨哥代你去的,杨哥这次可收拢了不少人心呢。不过,你到底是干嘛去了?怎么突然请假了?”

许星辰笑笑,“是家里有急事儿。”

“哦~”

那娜是心存怀疑了,不过许星辰如此轻描淡写,显然不想多说,她很识相的。

不过,那娜这段时间,从老爸口中听到了一些事情,她心里其实也有些琢磨的。

那晚上许星辰是被钱局长送回家的,可是第二天,钱局长就被办了,之后一系列的好几个人都因此受到牵连,青城整个政商界风声鹤唳的,许星辰知道吗?

这事儿又跟许星辰有没有关系?

那娜听了老爸念叨了那么几句,听说池冉冉家,也被彻底的牵连上了,池冉冉如今更是不知道如何了。

那家老爸不知道哪里听来的八卦消息,说是钱局长动了不该动了的女人,这才惹祸上身,甚至牵连其他人。

当然很多人不信。

可那娜莫名的就想到了许星辰。

许星辰看着那娜若有所思的样子,星眸闪了闪,“那娜,想什么呢?”

“哦……没什么。星辰,你听说了吗?池冉冉好像进去了,她家涉嫌受贿,钱色交易……啧啧,真想不到,池冉冉竟然用这种方式……”

许星辰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她是真的不清楚池冉冉的事情,更不知道自己被钱局长盯上是因为池冉冉。

所以,对此她也真是的是很疑惑的表情。

那娜看着她不似知情的样子,好像不是装的。

“反正是挺肮脏的交易,而且这段时间,整个青城都好像换血一样,我老爸反正是胆小如鸡,好不容易赚了这么点家业,生怕被怎么给牵连了,每天战战兢兢的。他跟那些伙计们,前几天还念叨着呢,今年青城是怎么了,多事之秋,好像是有什么人在青城掀起风浪来,让他们这些人都害怕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给干掉了。”

许星辰有些不解,“这么严重吗?”

她对政治或者商战肯定是不懂的,或者懂的也只是些皮毛,更不会了解深层次的,那些可怕的斗争,她真的不懂。

她懂的,大概只是作为普通小民对于麻烦和权势的恐惧。

“当然严重啊。神仙打架,往往容易受伤的就是凡人。”

许星辰不禁轻笑,“我们只要遵纪守法,怕什么?这可是法治社会,没有什么神仙了。好了,别说这些了。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就是了。”

那娜耸了耸肩,“也是。不过,星辰,咱们组这段时间因为你不在,还有几个人去了另外一组了。杨哥现在上了节目,公司还挺看重他的,你这一回来……”

她没有往下说,但是意思很明白。

许星辰也了解,自己进了公司之后,各种的事情。

虽然周总把她找回来,又升了职,可是,她到底是不能够服人心。

几次三番的请假出事儿,许星辰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跟这个公司犯冲。

“我知道的,质疑我很正常。”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许星辰忽然故意的一笑,“辞职怎么样?”

“啊?什么意思?”

许星辰随即轻笑起来,摇了摇头,“暂时不会辞职,要走也不是现在。我要是现在走了,人家只会更觉得我没有真材实料,会更看不起我的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,你还是会走的?”

“这个,再说吧,我有私人原因,如果确定了,会告诉你的。”

“好吧,那我不问了。”

许星辰回归公司,公司的高层对于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儿,为什么请假这么长时间,完没有问过,更没有对她有什么不满。

公司这样的态度,更加坚定了员工们认为许星辰有周总支持这样的想法。

许星辰自己觉得可笑,她跟周总没有关系,可是也不免心里是疑惑和奇怪的。

难道真是运气太好?

许星辰不再公司这段时间,他们组都是杨哥在代理着组长,她一回来,杨哥倒是没有为难她,将这段时间工作情况都告知她。

只是,告知归告知,却已经不一样了。

例如许星辰要什么资料,杨哥会交代人送给她,但是,资料却还是迟迟不到。

再或者,杨哥不会主动给她比较重要的资料,除非许星辰自己察觉到了,杨哥会用一句忘记了来打发,这才将资料交给她。

许星辰也尝到了要被架空的滋味。

一整天过来,她竟然有些无聊,因为没有事情可做。

大概古代那种傀儡皇帝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
许星辰自嘲笑笑,她是真的不懂得怎么玩权利游戏,她想到的只是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,如今有人跟她玩这个,她还真是有点一时无措呢。

无聊的话,她自然就找邵怀明聊天了。

邵怀明也是在她今天上班之后,才去公司,也不知道他在公司有没有被上司训斥,毕竟他也是陪着她在医院和家里待了好久了。

电话接通,许星辰先担心的就是他的工作。

“怀明~你今天上班怎么样?上司有没有说你啊?会不会辛苦啊?”

那边,邵怀明还真是很忙,积压了很多的工作,一边视频会议,一边还要在听何青云提其他的事情,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,这一点都不夸张。

可是,如此忙的邵怀明,在许星辰电话来的时候,他都停止了所有。

办公室的声音,安静的没有任何其他杂音。

他听着许星辰担心的声音,回答:“没有。他们都很体谅我。”

“哦,那就好。我就有点麻烦了。上了一天的班,竟然很闲!”

邵怀明挑眉,另一手稍微揉了揉眉心,收敛起自己疲惫的声音。

“嗯?什么情况?”

“被架空了呗。大概觉得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也没有什么成绩,所以不能服众的。”

“你想怎么做?”

“没有想怎么做,我不擅长这些,但是,又不能不做。我再想想吧。”

邵怀明沉吟两秒,“你可以……”

“别,别告诉我。这点小事儿要是还靠你,我就真的太没用了。我自己的工作,我得自己面对。”

邵怀明听到她这么说,微微勾了勾唇。

“这么厉害?”

许星辰扁扁嘴角,不服气的样子。

“虽然我挺没有什么用的,但是,自己的工作方面我还是得自己面对。你又不能替我工作,好了,这些我就自己处理就行。你呢,好好上班,也快到年底了,拿到工资好过年不是。”

邵怀明默默勾唇,而许星辰跟他说了几句之后,心情又很好。

她挂了电话之后,突然冒出了想法。

赶紧给那娜传信息,然后在下班之后,许星辰请同事们吃饭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。

晚上,许星辰让邵怀明自己解决晚饭,她则在饭桌上,跟同事们放松吃饭之间,套消息,同时联络感情,而且去还是青城大酒店。

这么高档的地方,许星辰这也算是花钱买人心了,反正她也不会太多弯弯绕绕的,这么直接点,效果也很直接的。

很快,第二天,她又间歇的跟某个女同事在公司餐厅吃饭,看起来很亲近的样子,之后又找其他人去她办公室聊很久。

外人看着,他们之间似乎应该能够聊很多,但是实际上,许星辰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。

可是他们不知道,他们只会觉得,这几个人是站在了许星辰那一边了。

而许星辰慢慢的用这样的办法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

她跟邵怀明说起自己的想法和行动之后,还有些沾沾自喜的小骄傲。

“我这一招算是离间计吧?我好聪明呢……”

请容许她自恋一次。

她看着邵怀明,嘿嘿笑着,还把手中的车厘子投进邵怀明嘴里,自己刚要再拿一个,却已经被邵怀明堵住了小嘴儿,车厘子的汁水顺着两人嘴角躺下来,而他进攻的却毫不犹豫,甜甜的味道,在两人的口中肆意蔓延。

亲吻了许久,邵怀明才放开她的嘴唇,口中的核吐出去,扯过一旁的纸巾替小女人擦了擦嘴角。

许星辰脸颊通红,嘴唇通红的,但是眸子如水,亮晶晶的。

她抱着邵怀明的脖子,还娇嗔的询问,“你觉得我做的好不好?”

邵怀明大手拂过她的后背,声音低哑,“嗯,不错。”

“嘻嘻……我被表扬了。我也觉得自己做的不错,现在,一半人开始往我身边靠了,很多信息也不是无法知晓……”

她絮絮叨叨的,说了不少,而邵怀明耐心的听着她说。

这一向是他们的常态,她说,他听。

而许星辰享受这样跟他说话的时刻,靠在邵怀明的怀中,感受着这具宽厚结实的胸膛,觉得岁月静好。

……

邵怀明开车送许星辰去了公司,看着她走进大楼内,他才驱车离开。

刚到公司,何青云走进办公室,报告今天的工作和行程。

最后,何青云放下平板,有些犹豫,却还是开口。

“三爷,顾少想询问,他是否可以来青城?”

顾廷川现在真的学乖了,想要来青城,都不敢私自来,生怕邵三爷前段时间的脾气还没消下去。

求生欲可以说很强了。

“顾少的意思,他是真的为了公事而来。而且是因为青城这边的房地产项目合作来的。”

邵怀明签过一份文件,这才抬眸,“想来就来。”

何青云微微颔首,这才走了出去。

而顾廷川一接到何青云电话,咬着烟头,放松了下来。

“东子,走着,我们可以去青城了。”

蒋山东一笑,“成了?那我赶紧安排人。”

兄弟两人,这样子,可也不像是真去为了公事的,当天,两人下了飞机,就去了青城最著名的海边别墅区住下。

不过,他们最近也知道忌讳一些,没有一来就呼朋唤友的,就只是去吃了顿饭,找几个低调的人作陪,玩一玩。

青城隐秘的海上会所内,顾廷川喝着酒,看着几个年轻的姑娘表演高大上的舞蹈节目,金丝眼镜之后的眸子里,染上一抹兴味的笑。

“你这表演还挺有格调的。”

“顾少喜欢就好。”

蒋山东那桃花眼一挑,“我还是更喜欢直接一点,刺激一点。”

会所经理苦笑一下,“蒋少,这个……不是我不想安排,实在是最近……有点难。”

顾廷川眸光一闪,似是了然,淡然一笑。

“明白,被牵连了吧?”

经理点头,“对,最近拉下了几位,我们也不敢太过分。当然,我们都是守法公民,不做违法乱纪的事儿,但是扛不住上面看不顺眼,就得给你一个整顿啊之类的,这就不好了。”

顾廷川看了眼蒋山东,“看着了吧?三哥这一怒的威力。”

经理若有所思,却不敢多问,只是听着。

“那我们要不要去看三爷?”

顾廷川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,“还嫌不够麻烦吗?你还往上凑?我说的是来忙公事的,忙完了咱就走,看什么人?要是万一坏了三爷的事儿,咱就等着渴死异乡吧。”

蒋山东也不禁咽了咽口水,有些后怕。

“明白明白。”

这两人可是夹着尾巴,只恨不得悄悄来悄悄走的。

可是,天不遂人愿的时候,就是这么倒霉。

顾廷川跟蒋山东被人簇拥着去视察项目的时候,正好就碰见了许星辰带着组员来谈工作。

两边“狭路相逢”,许星辰一眼看到了顾廷川。

可是蒋山东却不知道许星辰就是邵怀明的女人。

他只是对许星辰感觉熟悉,而且这么个漂亮的女人,他看到眼睛一亮。

更何况,许星辰还盯着他们这边看,看的蒋山东还真是心驰荡漾的。

他也没有察觉到顾廷川的异样,桃花眼一眯,潇洒的迈开长腿走到许星辰跟前,颇具魅力的一笑。

“妹妹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许星辰好看的眉间皱了皱,她迅速后退两步,保持戒备。

没有回答蒋山东,而是越过她,走到了顾廷川跟前。

“顾少。”

蒋山东回头,啧,这是川哥的女人?

顾廷川却笑的很是僵硬。

“许……不对,是邵太太,真巧啊!”

蒋山东一听顾廷川对眼前美女的称呼,他所有的兴致和惊喜都瞬间转变成了惊恐了。

似乎更加惊吓的,直接被自己口水给呛着了。

“我艹,咳咳咳咳……”

顾廷川嫌弃的看着蒋山东那个没出息的样子,相比较来说,他自己还是比较斯文的。

许星辰没在意蒋山东,只是很勉强的对顾廷川笑笑。

“顾少,之前的事儿,多谢您了。”

“?”

顾廷川懵了下,但是他却还保持斯文败类的样子,脑子里疑惑,却不暴露。

更不敢随便说话,不然也不知道自己会那句话,暴露了三哥就麻烦了。

“没什么,”

许星辰却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“不,对顾少来说,可能是没什么,但是对我们来说,却是救命之恩。谢谢顾少,怀明说过,这其中有顾少的一部分功劳,所以这份恩情我始终都记着。顾少既然来青城了,我希望您能给我和怀明一个机会感谢你。”

顾廷川大概猜到了是这次事件了。

没想到三哥竟然借了他的名。

顾廷川也只能干干受着。

而蒋山东也不是蠢人,他现在是彻底收起了不良心思,不过倒是真的觉得三爷这眼光还真是好。

这个女人,美的不一般,这气质,这眼神,纯净,这身段……

打住!

蒋山东不敢多想,他开口道:“那个……邵太太,我是蒋山东,常听川哥提起过你和邵先生,男才女貌,神仙眷侣。”

顾廷川看着蒋山东那拍马屁的话,不要脸的说的还真是流畅。

他推了推眼镜,截住蒋山东的话,“行了,邵先生和邵太太怎么样,看都看出来了,还用你说?邵太太,其实你真不用在意,我不过是举手之劳。这事儿,也是邵先生的功劳。”

“啊?”

“我是说,我是看在邵先生的面上,来解决的。毕竟我是很欣赏邵先生的。呵呵……”

许星辰笑笑,“还是要谢谢您。正好,一会儿怀明来接我,顾先生赏光到我家里吃一顿便饭如何?”